國際經貿驚濤中 期望台灣踏浪而行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黃崇哲

蟄剛過,國際經貿情勢就風雲大起,在美國與歐洲貿易關稅爭議升溫外,川普總統上月底基於「301條款」調查結果,更對達US$600億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並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併購。中國也在不到12小時後提出報復清單,針對US$30億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報復關稅,開打新一輪的貿易大戰。

儘管對照過去經驗,這樣的互相喊話最後往往都是談判做收,但這次美國這位川普總統,卻選在這個時候展現出對於平衡中美貿易逆差的強烈決心,一方面回應美國強硬選民的選票要求,卻也是針對中國十九大無限延任習主席後,所送出的美國「賀禮」。加上簽署台灣旅行法對一中原則的挑戰,這樣的禮數,相信北京點滴在心頭,假以時日,也定有相當回禮。未來中美的博弈對抗,只可能會逐步加溫,而夾在兩強中的台灣,同時也是美中貿易中的主要關係者,該如何自處?又該如何同兩強共處?

然而除了中美之外,我們也看到美國權力退出後,其他國家也搏命著尋求新的發展機會。例如儘管美國退出,但由TPP進化,同樣在上個月由日本、加拿大等11國所發起的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竟然可以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僅半年多就完成簽署程序,預計最快明年初將可生效。雖說CPTPP被認為是TPP的縮水版,但整體而言仍維持著TPP既有的高標準,包括高達98%零關稅、服務業開放、電子商務等,可說是首個達陣的現代化經貿協定。

在中美對峙的情勢中,對台灣而言,爭取第二波時加入CPTPP更顯當務之急。因為CPTPP的11個會員國家不僅就在台灣的周邊,而且與台灣的經貿關係非常密切,占貿易總量占比27.6%。更重要的是,就如同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在論及TPP時說:「我們不能讓中國這樣的國家書寫全球經濟規則。」整個TPP的架構就是期待一個更為保護智財權、更為減少政府干預的高標準經濟規模,而對照的就是持續違背當時WTO開放承諾的崛起中國。未來兩岸經貿競合的態樣,就端賴台灣可以比對岸更早的納入全新的貿易整合體系,以提升產業競爭力,增加商貿空間。也唯有擴大台灣與美中兩大強權之外的經貿聯結,才能在兩強之外,尋求不被當成交易棋子的可能空間。

尤其是對包括金融的服務業而言,延續著台灣過去對於加入TPP的準備,若能爭取加入CPTPP,則是讓台灣服務業有機會投入一個全新的戰局去爭取全新的商機。正因為台灣缺少了多邊或雙邊的國際經貿組織開放參與,讓台灣服務業的視野已限縮於國內島國的格局,讓各種服務業紛紛淪為CP值大戰,都只為滿足消費者用最低的價格去取得各項服務的錯誤心態,而忽略了創新與品質提升才是競爭力的關鍵。在金融方面,微薄的利差也換不到專案融資的專業產品開發,而只能拱手送出以賺取海外金融產品同樣微薄的手續費。在狀似豐厚的金融產業獲利水準上,其實背後是廣大的閒置資金以及令人憂心的產業轉型瓶頸。這都有賴在未來更開放、競爭更激烈的市場中,刺激出國內產業的動能,提振起經濟的發展機會。

台灣本來就不是在舒適圈存在與發展,而今整個情勢卻更為險峻難測。過去提醒著國人憂患意識,是擔心對岸的武力侵犯,但隨著北京端出對台相關優惠政策,以降低促統成本的相關作為,台灣社會卻彷彿默默的接受,而未能警覺對台灣下階段發展的重大衝擊。孟子所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國際的經貿風雲,或許能喚起政府與國人的憂患意識,在瞬息變化的國際環境中,謀策因應之道。

各期雜誌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