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風險 掌握機會

107.7台灣銀行家第103期撰文:黃崇哲

灣近年來經濟成長趨緩的主因,是受限於消費與投資的內需不振,而台灣社會盲目追求高CP值神話,再加上不願承擔風險對價,正是難辭其咎的心理惡魔。以至於,雖然貿易順差持續攀高,但轉換到要驅動國內所得成長時,卻特顯窒礙難行。

檢視國際收支帳,近幾季的優異出口表現讓經常帳盈餘屢創新高,金融帳卻持續快速流出。5月的資料顯示,連續31季已經累計高達US$3,600多億,超過新台幣10兆元以上的金融帳流出金額。部分輿論稱之為資金外逃,甚至引申成兩岸緊繃關係所致。但就事實觀察,外流金額的主要組成是保險公司國外債務證券投資增加所致,當國人將大量儲蓄累積於保險商品時,為了配合壽險資金運用的相關規範,外流至海外市場成為唯一的出路。

國人以購買壽險商品做為退休理財與保險投資活動的主軸,金額數倍於國內有價證券投資的成長,凸顯出國人對於高CP值神話的追求,期望永遠是用最便宜的價格,買到最大碗的商品。

就如同由日本移居台南的連鎖拉麵店店長野崎孝男,以「台式炸雞排」分析台灣人的CP值追求行為後,經營者往往犧牲了勞工與食品安全。在餐飲界如此,在金融界也是如此。正因為消費者只希望便宜又大碗,所以理財商品比的就是手續費,會大量購買儲蓄險就是想到買儲蓄還可送保險,不必如投資股市需要承擔投資風險。只是,當以價格作為唯一考量時,忽略了資產配置應有的風險評估,反讓台灣廣大資產承擔著國際連動的系統性風險,一旦如2008年的風吹草動再起,則資產的損失將甚為可觀。

除了民間的風險麻木外,過去我在擔任地方政府財政主管的經驗,更感受到台灣公務部門對於風險的認知不足。例如曾經在討論專案開發的投資報酬率設定時,主計部門竟以定存利息的水準,對比民間投資報酬率設定過高,忽略了投資本應面對的風險,顯示台灣的公部門也需要學習風險認知能力。

因為一個社會的剩餘儲蓄,如果僅願意放在定存與公債中,對國家發展一定形成限制。所以為了創造風險與報酬的連結,日本在2013年開始推行個人小額投資免稅儲蓄帳戶(NISA),政策引導小資族由儲蓄轉為投資,而在這個政策初具效果後,更進一步針對開啟了少年投資儲蓄帳戶(Junior NISA),引導青少年即早參與投資理財的終身大軍之中。最近新聞報導,日本年輕人開始買股票了,也在這個過程中,讓產業發展與儲蓄累積產生了關係與連結,慢慢改變了在泡沫崩盤後的無力感。

而在我國,也有希望仿效NISA經驗,建立台灣TISA制度的倡議。只是從財政部屢次回應中,因認為「所得」才可適用減除,「投資金額」不應免稅,以致目前仍無法推動。其實,TISA的建議是希望讓政府分攤投資過程中的風險成本,並非在風險清算後給予贏者的最後獎勵,這才能掌握風險在事前事後應有的價值。

畢竟,只有學習與風險共存,才有能力掌握機會。在被過度保護的社會中,最終可能變成一個個媽寶。要改變台灣的投資環境,必須要有清楚的風險意識與分攤策略,這一條路,或許我們還有很長的空間需要努力。

各期雜誌

107.7台灣銀行家第103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