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業準備大選沙盤推演?

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政經大局

來擅長選舉行銷的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John Trump),由於其競選團隊在過去6周的審判過程操作為政治打壓等策略奏效,使得川普勝選機率達48.3%,而拜登目前勝選率約38.8%,使市場預期川普勝選的可能性大為提高,那麼,台灣金融業者對此有做好什麼準備嗎?

台新金控首席經濟學家李鎮宇受訪時指出,目前他認為川普當選機率仍相當低,但若真的當選,金融市場短期仍有慶祝行情,但中長期的話,若川普現在所喊出的政策執行過頭,就會開始出現衝擊。

川普若選上 美國恐進入大通膨

李鎮宇接著分析,萬一川普選上,一開始也許華爾街會很嗨,主要因為川普喊出提高關稅、降所得稅,並由關稅來取代,他形容:「幾乎川普所有的政策,都是尼克森的翻版!」結果之後導致美國的大通膨。

之所以認為川普當選機率仍相當低,李鎮宇分析,一方面川普由於已被判刑,由司法判決確定的道德瑕疵,恐怕難以取得美國選民的認同;再者,他認為和美國的人口結構已改變有關。因為整個人口結構是往民主黨方向倒,多元族裔、少數民族,很多已從加州大幅流出,到中西部的川普鐵票區,這些對川普都是壞事。李鎮宇也特別指出,共和黨內部目前意見分歧嚴重,使川普不易得到大多數共和黨人支持,例如,這次黨內初選,很多共和黨人都沒有出來投票。

此外,李鎮宇也提出了聯準會(Fed)延後降息的可能性。目前市場普遍預期,聯準會將在9月降息,但李鎮宇認為,由於美國各項經濟指標太強,現在9月不降息,延到12月的機率已越來越高,倘若今年底才降息,明年恐怕得降更快,而川普當選之後,若以更強的力道降息,又會引發更大的通膨壓力。

在這種大通膨風險升高之下,李鎮宇認為,現在金融業手上所抱的美債,的確不無可能面臨更大的價損風險,但另一方面,由於川普不喜歡高利率狀態,認為不利於美國企業,因此,有可能當選之後的川普,明年會更施壓聯準會降息。

股債市場布局面臨挑戰 但仍是「短多長空」

但問題來了,李鎮宇接著分析,如果川普「既降息、又降所得稅」,以美國現在的就業率高、動能強勁來看,既降息,又降稅,一定會通膨;他分析,川普第一次當選總統時,當時距離自然失業率還有一大段空間,可以讓降息及降稅二者並行,但現在市場並無這個空間,一旦如此進行,通膨一定會惡化,這也使得金融業對美國及其他海外市場的股債布局,面臨來自整體環境變化更大的挑戰。

總體來看,李鎮宇認為,川普上任,將是「短多長空」,對金融業而言,短期可能會有實現更多投資報酬的機會,但隨著川普所提出的政策漸漸上路執行,若有更多荒腔走板的現象出現,例如關稅戰打過頭、所得稅降過頭造成財政赤字惡化等,接下來金融市場就會結束慶祝行情,開始震盪。

貿易關稅戰恐加劇 影響投資與授信融資業務

國泰金旗下國泰世華銀行內部則認為,若川普重登大位,勢必對金融市場帶來更多不確定性,尤其他提出了對中國商品課徵60%的關稅,更將加劇美中貿易緊張;此外,2023年中國出口至美國的金額為4,272億美元,年減20.3%,已拱手讓出美國進口國家第一名的位置,川普當選之後情況更不妙。

國泰世華銀也提示,除了美國大選之外,中國經濟表現不如預期,也可能帶來金融市場動盪,尤其是中國已連續8個月陷入通縮,債務陰霾及房地產景氣下滑所帶來的內需不振,將直接反應在股市表現上,若出現外溢效應,也將拖累全球的景氣復甦力道。

另一家大型金控高層指出,目前對外貿易政策及所受到的影響,成為金融業最重要的觀察指標,並思考如何在投資、授信融資業務上,採取相應的應對措施,其中,目前股市已有對此預期提前反映,一些個股的表現,正好可作為包括銀行、保險、證券等在內的金融業做後續布局的先行參考指標。

從各類股漲跌與指數變化 猜測美國總統大選

根據一家民營大型金控內部的研究報告,若川普勝選機率提高,因為市場預期川普會重啟對歐洲汽車行業的高關稅,這將導致歐洲汽車類股相對於大盤表現更弱勢,也因此,包括5月份的聯邦快遞、墨西哥股市和歐洲汽車類股,都相對疲軟,這也反應出市場對川普勝選的預期。

這份大型金控內部評估報告,所反應的另一個有趣現象,在於市場對於川普高喊對中國採取高關稅政策效力的解讀。目前,不論是拜登,或是川普,都有提出圍堵中國的政策,相較於川普表示,若勝選,將大舉調升中國的關稅,反而拜登所主張聯手具有共同價值觀國家的圍堵中國政策,以及對中國高科技產業,採取「小院高牆」的政策,反而從股市表現中,可以看出拜登的政策有更大殺傷力。

MSCI旗下有一種指數,叫作「中國高曝險指數」,該指數由MSCI世界指數中,中國營收占比企業所編製而成,這份大型金控所提出的「殺傷力」,即從「中國高曝險指數」和拜登勝選機率的比對來驗證。大型金控高層指出,經過比對之後發現,當拜登勝選機率提高時,該指數就相較MSCI世界指數走弱;但若拜登勝選機率降低時,就會走強。這也反映出,市場認為川普的中國政策,未必比拜登更有效,可作為金融業未來拿捏中國的投資或融資風險會否變化,甚至急速擴大的重要參考。

此外,大型金控高層也分析,川普拉高關稅另一個影響中國經濟的重要效果,就是當川普拉高關稅強化打擊中國的出口傾銷策略之後,中國若仍想要美國的出口市場,就必須花上更大的預算來補貼出口,但這是否加速掏空中國的財政,進而弱化中國在其他政策,諸如公共建設等支出,反而對中國的內需、企業在資源上的補給,帶來更不利的效果,這也是國銀的中國分行在授信業務上,必須提高警覺的地方。

這位大型金控高層也以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Lawrence Henry Summers)的評論,點出了川普在租稅政策上的政見,的確有令美國陷入「停滯性通膨」的可能性。川普的主張,是以進口關稅逐步取代「所得稅」,調低企業所得稅率20%,不只如此,還包括川普提議向中國徵收至少10%的普遍進口稅和懲罰性稅率。

這位高層指出,正如同桑默斯所言,依賴關稅來獲取收入,不但會拉高進口成本,尤其中國為美國出口市場重要的商品提供國,若中國進口貨物價格大升,因而帶動所有貨物價格都上漲,屆時消費者會減少開支,並且形成停滯性通膨的惡性循環。

金融業關注美國商辦與新興市場的風險變化

對於後續的可能風險,一家大型行庫高層指出,由於目前美國的商辦不動產租金率持續降低,已牽動行庫加碼提存,從而對於美國的整體景氣動向更加關注;這位高層也指出,其實比起美國本地的授信業務,反而國銀在美國地區,投資股票或債券的金額要大得多,目前主要因應未來美國景氣變動對金融市場影響的對策,就是在加碼標的選擇上,以高評等的公司債,或是位列全球「大到不能倒銀行」評級的金融債為主,這類標的,抗景氣或抗金融市場波動的耐震性也較高。

此外,相較於資本利得的實現,對於未來金融市場動盪的可行性,國銀高層也指出,會把更多的部位配置在攤銷後成本之金融資產(AC),以維持穩定的經常性息收為主,也能避免放在其他綜合損益(OCI),隨著金融及資本市場的動盪,必須提列評價損失。

一家大型行庫的高層也指出,由於美國的政經局勢「牽一髮而動全身」,影響全球市場,包括墨西哥、拉丁美洲,甚至亞洲等新興市場的貨幣匯價、外資資金進出,都會被影響到,尤其是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比起拜登更明顯,其他新興市場受到的衝擊有多大,這也是金融業者高度矚目之處,另外,像東南亞、拉丁美洲等多國的新興市場股債,也是許多大型壽險公司熱門的投資標的,未來川普當選若使金融市場後續的震盪,從美國擴散到其他地區,會否使金融業者海外投資產生新的評價損失,亦為金融業者,尤其是大型壽險公司嚴陣以待,對此,一家壽險業者指出,未來可能在投資標的評級上要做更高的要求,並且把持有部位以持有到期的方式來列帳;另外,適度減降海外投資水位也是一種作法,但須視國內是否有足夠投報率的公共建設投資標的而定,由於目前國內可讓壽險業者有足夠和海外投資報酬率相稱的國內投資標的實在太少,使壽險業的資金難以回到國內大舉投資,恐怕是未來亟需解決的一大問題。

地緣政治風險高的商品 需更加注意投資風險

對於放款及融資上的因應措施,一位金融業高層建議,由於川普若當選,地緣政治的衝突一定會擴大,因此,建議要特別小心一些過去信評水準高,但事實上,地緣風險也很高的地區,否則就會像很多壽險業者當初投資俄羅斯公債一樣,俄債當時在信評水準也不錯,卻因為壽險業者未料到烏俄戰爭爆發,甚至使得俄債的債息給付因為被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而一併遭到凍結,壽險公司到現在還拿不回債息。

這位高層建議,例如,對於像中東地區的主權債、公共建設債券,就要特別的小心,像沙烏地、阿布達比等相關的主權債,過去很搶手,信評也很不錯,但未來恐怕就要特別小心與地緣政治相關的投資風險。

另外在融資放款上,金融業高層也建議,若川普當選,不但貿易保護主義會更熾盛,而且預料新興市場還會有一波供應鏈移轉、資金從新興市場回流美國,這時就要小心新興市場的匯率波動,和經濟情勢的變化,因為這些都會使授信風險升高,銀行這時應該要更加留意和新興市場貨幣相關的匯率避險。(本文作者為長期關注金融領域的現任資深媒體人)

延伸閱讀

貨幣洪流、資產通膨、貧富不均、超低利率 迎接大印鈔時代的「五大突變」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五張圖看懂夏日股市狂歡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中國磁吸效應 新惠台政策發力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美徵鋼鐵進口關稅 公平貿易大戰方興未艾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