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鷹、鴿子與金絲雀

央銀行的決策者通常被歸類為鷹派或鴿派。鷹屬猛禽,善於捕獵,比擬於央行政策,鷹派偏向緊縮性貨幣政策,對通膨的容忍度低,為了打擊通膨甚至犧牲經濟成長也在所不惜。至於鴿子則是象徵和平,對應於央行決策,鴿派的貨幣政策主張偏向寬鬆,在追求經濟成長下,對於通膨的容忍度相對較高。

613我國央行宣布,針對不動產市場第6度實施選擇性信用管制,本次並搭配調升存款準備率1碼。存款準備率政策,在學理上屬於強力的貨幣政策工具。為何稱之為「強力」?一則因為直接從創造信用的源頭――銀行下手,把流動性的水龍頭扭緊一些,透過對於貨幣基數(又稱「強力貨幣」)的調控,能夠發揮全面而持久的政策效果;二則因為此一政策具有強制性與約束力,所有銀行都必須遵循。

此外,不同於選擇性信用管制這種針對性(targeted)的措施,提高存準率雖使銀行可貸資金減少,但畢竟資金流向及配置的決定權主要還是在銀行,上游的資金閘門收緊了,下游具體哪些行業受到影響,必須搭配其他政策措施才能發揮預期的資金導引效果。

本次調升存款準備率1碼,粗估銀行將增加應提準備約新台幣1,240億元左右,短期內將直接擠壓銀行的可貸資金。至於就長期而言,如果貨幣乘數效果充分發揮,銀行放款量將縮減1,240億元的幾倍之譜。

至於對銀行收益有無立即衝擊?若銀行將增提的準備金全數鎖進央行的準備金帳戶,其中有55的乙戶存款可以賺取0.771%1.459%的利息,另外45(甲戶存款)則可以自由運用獲得收益,所以對銀行損益的直接影響應屬有限。

因此,本次央行提高存款準備率,不管就銀行體系流動性的實際影響,或是透過宣示效果傳遞央行對於不動產市場的高度關注,都可發揮其貨幣政策的傳遞效果。

今年台灣經濟較去年好轉,主計總處已將全年經濟成長率上修至接近4%;而通膨率雖有下降之勢,但仍在2%以上;房市則出現價量齊揚的熱絡現象。在此背景下,在利率政策方面,本次央行雖按兵不動,但祭出信用管制加緊縮性量化政策,可說是剛柔並濟的一套組合拳。

據聞,早期礦工會帶著金絲雀一起進入礦坑,因為嬌貴的金絲雀對一氧化碳等有毒氣體非常敏感,當金絲雀出現異狀時,礦工就知道必須趕快撤離以保命,因此,金絲雀發揮了有效的早期預警作用,這就是「礦坑裡的金絲雀」(Canary in the Coal Mine)的由來。本次央行的決策究竟是鷹還是鴿?或許仁智互見,但當有危及金融市場穩定的風險出現時,央行應該及時扮演金絲雀,宣示明確的政策態勢並適時施策,這一點,相信大家都有共識。

延伸閱讀

貨幣洪流、資產通膨、貧富不均、超低利率 迎接大印鈔時代的「五大突變」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五張圖看懂夏日股市狂歡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中國磁吸效應 新惠台政策發力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美徵鋼鐵進口關稅 公平貿易大戰方興未艾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