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烏克蘭銀行如何面對戰爭衝擊

俄軍轟炸、網路攻擊、撤離伺服器、貨幣貶值

112.3台灣銀行家第159期撰文:右本沖
當俄國準備發動戰爭時,許多專家擔心烏克蘭的銀行系統會全面崩潰,實際上卻沒發生。

羅斯2014年占領烏克蘭領土克里米亞、在烏東部頓巴斯等地發起民兵戰爭時,烏克蘭的銀行體系就曾遭遇一次衝擊,2022224日俄國正式揮軍攻打基輔,許多人都預測,烏克蘭主要銀行將被迫關閉、ATM領不到錢和烏國貨幣將如自由落體般的貶值。

但開戰兩個月後,這些都沒有發生,金融俱樂部新聞媒體主編魯斯蘭‧切爾尼(Ruslan Chernyi)接受《基輔獨立報》採訪時說,全烏克蘭約有70%的銀行分行繼續營業,其他由於靠近東部和南部的戰區而無法繼續運轉,但人們仍可以輕鬆地使用網路銀行App和電子支付。

《基輔獨立報》報導,在總共69家銀行中,開戰前幾個月,只有4家面臨嚴重的流動性風險,而另外3家銀行由於有高比重的消費性貸款或大量業務剛好在第一波的戰區,導致風險攀高。

非營利組織CASE Ukraine智庫專家Yevhen Dubogryz指出,即使在最壞的情況下,烏克蘭的銀行也有足夠的資源來保持現金流。

俄軍一揮兵入侵 銀行立馬撤離伺服器

2月面對俄軍首波的攻擊,烏克蘭的銀行、金融機構被迫迅速做出反應,撤離接近戰區的分行人員,將伺服器、資料中心撤走,訂出遠距上班的準則,也和國防部門溝通,政府允許每家銀行提出一份在未來6個月內不能被徵召入伍服役的基本名單。

這裡不得不提,過去兩年新冠肺炎的肆虐,使得金融業加速數位化、雲端作業、遠距上班機制,恰好在這次戰爭發揮作用,尤其銀行必須把資料中心、伺服器遷移到比較靠近波蘭的西邊時,雲端架構、異地備援確保了銀行繼續運作。

銀行除了建築物慘遭砲轟,資訊系統也遭到俄國頻繁的網路攻擊,戰爭開打後,俄羅斯網軍每天都會攻擊烏克蘭國防部、外交部、烏克蘭國營的普里瓦銀行(PrivatBank,相當於烏克蘭版的兆豐金)等,美國網路安全公司賽門鐵克(Symantec)在戰爭初期就曾報告,烏克蘭有銀行50台電腦內的資料遭惡意刪除。

俄國砲轟銀行建築物 對內網攻資訊系統

俄國的網路攻擊時常帶著掩護網路入侵的目的,烏克蘭的金融業資安部門時常和政府資安部門共商大計,因應這場可能到陸地戰結束後還會持續的戰爭。

戰亂中,有些銀行有著自己的「使命」,烏克蘭普里瓦銀行持續透過海牙法庭,追索2014年俄國入侵克里米亞後,侵占當地的分行資產,包括保險箱裡面的東西。

戰爭開打,不止俄國的盧布面臨貶值,烏克蘭國幣也受到壓力,烏克蘭的中央銀行在戰爭初期最重要的工作是穩定匯價措施,立即凍結了格里夫納(烏克蘭幣)的匯價為1美元兌換29.25格里夫納,並禁止民眾在銀行的網路上買賣外幣,防止資本外流。

中央銀行凍結烏幣匯價 IMF等幫助匯價穩定

《基輔獨立報》指出,因為中央銀行很快就確定,烏克蘭不會有外匯收入,這將影響金融市場的穩定性、衝擊全國的系統風險。很快的,2022414日烏克蘭央行就放寬禁買令,允許民眾向銀行兌換外幣現金,此舉是為了打擊全國的美元黑市,並確保公民的兌換業務安全。根據烏克蘭經濟戰略中心的報告,放寬兌換外幣,反而可以緩解烏克蘭幣匯價壓力,並使得融資市場恢復熱絡,需求方對向銀行借錢(借入烏克蘭幣)比較放心。

到了20223月,財政部發行戰爭公債,央行買入,藉此穩定烏克蘭國幣匯價,此外,那個月烏克蘭的外匯存底增長了2%,達到281億美元,這主要受到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歐盟的資助,這對穩定格里夫納(烏克蘭幣)的匯價甚為關鍵。

分析師指出,2022年銀行業受到的衝擊沒有外界預期的那麼嚴重,和2014年俄國派兵占領克里米亞和入侵頓巴斯有關,烏克蘭央行在當時就決定進行金融整頓,把100家體質欠佳的銀行清算或者收歸國有。例如原本是烏國財閥Ihor KolomoiskyHennady Boholyubov擁有的PrivatBank被收歸國有,它現在已是烏克蘭最大國營銀行,烏克蘭人口4,300萬中,至少有1,800萬人在PrivatBank開戶。

此外,銀行也將「戰區」導入風險評等系統,例如東部戰線被視為高風險的「紅區」,企業獲得貸款的機會為零,越靠近西邊的波蘭,其經濟活動運行越正常,被視為低風險的「綠區」。

烏克蘭境內銀行忙著應付眼前的風險,而整個歐元區的銀行,則是不斷的修正風險評估,對整個俄烏戰區,包括俄國客戶的潛在風險評估、風險定價。

歐元區銀行在2014年後逐年降低對俄國曝險

戰爭爆發後,與俄羅斯相關的業務、議題,成為歐元區金融界首要工作。首先,歐洲的銀行因應SWIFT組織對俄羅斯的制裁,有關的匯款業務、釐清客戶背景等,對歐洲金融體系來說,所謂的「俄羅斯風險」包括了白俄羅斯在內。

如果台灣的金融業對俄羅斯曝險可以來到2千多億新台幣,那麼歐元區銀行業對俄羅斯的曝險將是多少?事實上,自2013年至2014年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遭到俄羅斯吞併以來,歐元區的銀行一直刻意減少對俄羅斯的曝險,包括與俄羅斯往來的客戶,或者以俄羅斯為市場的企金客戶。

歐洲央行對歐元區的銀行提出一些要求,其中一個重要工作,就是壓力測試,包括對違約風險評估,模擬極可能發生的情境作為壓力測試,例如天然氣供應下降對GDP的影響、俄羅斯子公司突然遭到莫斯科當局充公變成國有化、國際對俄國進一步制裁,估計對損益、資本和準備的初步影響。

授信客戶違約機率大增 拖累烏克蘭銀行運營

回到烏克蘭銀行體系與經濟體系融通的部分,戰爭開打後,很多放款企業本身就出現流動性危機,導致銀行體系連帶受到衝擊,根據《基輔獨立報》報導,戰爭一度多達70%的企業被迫停止運營,這大幅增加了銀行不良放款的水準,逾放比率激增。

系統性的危機隱隱作祟,尤其隨著銀行利息收入暴跌,就開始削減對企業的貸款。為此,烏克蘭總統在20223月宣布一個振興經濟方案,在戒嚴期間,根據政府579%的貸款計畫,企業可享受最高200萬美元的零利率貸款。但許多民間企業仍抱怨借不到錢。

4月中旬,該計畫已向企業發放了近1,400筆貸款,總計1.27億美元,其中大部分集中在烏克蘭國家政策的3個重點產業,農業、食品生產和製藥。

雖然,銀行業撐過了俄軍第一波攻擊,但隨著戰事拖長,銀行業恢復戰前獲利水準的機會每天都在減少,如果戰爭以類似的速度繼續下去,銀行將在某個時候開始倒閉。

《基輔獨立報》認為,即使在戰爭結束後,逾期放款和無力償還債務也可能繼續存在,戰後至少有一半的銀行恐怕將陷入被清算的命運,只要經濟活動一天沒辦法恢復,這樣的危機就持續蔓延著。

烏克蘭的金融部門官員試圖降低業界的悲觀預期,而烏克蘭的中央銀行已經計畫好戰後的金融體系復甦方案,健康的銀行業對於國家經濟的復甦至關重要。但其他戰區不一樣,烏克蘭將有龐大的外援協助重建。

美國及歐盟訂定計畫 幫助烏克蘭戰後復甦

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後,協助阿富汗重建,美軍自2003年掌控阿富汗到2020年,阿富汗的GDP30億美元跳升到198億美元,人口淨增加1,700萬人,總數來到近4千萬人。

這次,烏克蘭將獲得歐盟和美國的支持重建,20221228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美國資本的指標貝萊德公司CEO芬克(Larry Fink),同意整合重建烏克蘭的投資,這是澤倫斯基第二次和貝萊德公司代表見面,討論推動公共和私人投資進入烏克蘭,以在俄羅斯極具破壞性的入侵後重建烏克蘭。

延伸閱讀

貨幣洪流、資產通膨、貧富不均、超低利率 迎接大印鈔時代的「五大突變」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五張圖看懂夏日股市狂歡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中國磁吸效應 新惠台政策發力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美徵鋼鐵進口關稅 公平貿易大戰方興未艾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