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金融成經濟重要推手

綠色金融領袖圓桌論壇盛大召開

110.12台灣銀行家第144期採訪、撰文:張舒婷

聯合國報告示警,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災難未來可能不斷發生。氣候變遷議題是重要金融決策的首要考量,唯有永續金融能降低主流經濟活動對外部環境產生的負面效應,協助主流經濟轉型為綠色經濟。

類經濟活動帶來各種環境損害,讓近年來各界加強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的意識抬頭。新冠肺炎爆發至今,更多人意識到,以永續的生產與生活方式與地球共存,建立具體而微的綠色金融標準,是落實永續金融的關鍵所在,也能幫助人類勇敢挺過後疫情時代的種種挑戰。

為關注此議題,台灣金融研訓院特別舉辦一場「綠色金融領袖圓桌論壇―ESG潮流下商機、挑戰與轉型策略」,歐洲在台商務協會副理事長徐尹容(Giuseppe Izzo)與銀行公會理事長呂桔誠也特別到場支持,顯示對此議題的重視。

繼2020年歐盟先推動「永續分類標準」(Taxonomy),明確訂出永續活動的判定標準,今年11月中旬,聯合國在COP26(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發表了《格拉斯哥氣候公約》(Glasgow Climate Pact),全國約100個國家簽署協議,承諾在2030年底前共同將甲烷排放量減少30%,這些國家的GDP占全球的70%,這是令人欣慰的成果。

台灣政府同樣善盡地球村公民的責任,先前就訂定了2050年達到碳中和、淨零排放的目標,而「永續金融」則是達成目標不可或缺的一環。《格拉斯哥氣候公約》問世,也注定讓永續金融的內涵發生轉變。

永續金融不僅對台灣而言很重要,對於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巴黎氣候協議的發展更是位居要津。金管會副主委蕭翠玲在綠色金融領袖圓桌論壇致詞時指出,金融資源的運用是聯合國COP26的重要議題。可預見的是,未來氣候變遷相關議題會是金融決策的重要考量因素,金管會也不遺餘力推動「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將氣候及環境的風險管理納入金融體系,藉此降低經濟活動可能造成環境的傷害,並透過可永續金融政策的推動,協同金融業及企業共同建構永續金融生態圈,促進台灣永續發展。

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溫麗琪表示,以消極面而言,永續金融能降低主流經濟活動對外部環境產生的負面效應;以積極面來說,則能協助主流經濟轉型為綠色經濟。

系統性金融風險恐來自氣候異常

荷商安智(ING)亞太區永續金融負責人馬丁˙胡格沃夫(Martijn Hoogerwerf)引用安智集團CEO史蒂芬˙范˙瑞斯維克(Steven van Rijswijk)的話:「重視氣候變遷、資源稀缺的公司,以及持續轉型至永續經濟的公司,將成為明天經濟的贏家。」以ING的立場而言,支持這些贏家,也等於創造公司的勝局。

「下一次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很可能來自氣候異常!」台灣金融研訓院永續金融召集人陳鴻達指出,為了解決相關問題,歐盟要求銀行揭露「綠色資產比例」(Green Asset Ratio),像是多少放貸應用於符合永續分類標準的活動、投資對象是否符合永續分類標準等。

雖然許多先進國家為了減少經濟活動對環境的損害、引導資金到永續經濟活動,力倡綠色金融的觀念,但也有某些投機的資產管理公司為求吸引投資人,便以友善環境為名義,刻意為其產品、政策或行動塗上永續色彩來「漂綠」(Greenwashing),但其實只是掛羊頭賣狗肉,並沒有真正落實符合ESG精神的投資,金融業者尤其不可不留意。

陳鴻達舉例指出,某些在美國的ESG金融商品,微軟、阿里巴巴占持股比重最高,有些中國的ESG基金持股則以茅台最多,但這些公司與環保、綠能、淨零排放都沒有直接關係。

建立經濟活動永續標準

為了確保企業的經濟活動不被淘汰,建立經濟活動的永續標準及法制是當務之急。歐盟要大力推動永續分類標準,就是要藉此算出每家企業或基金的永續純度,金管會也委託順應大勢所趨,金融研訓院、中華經濟研究院徵求願意參與試作的金融業者,這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防堵「漂綠」行徑。

那麼台灣可以怎麼做?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其實歐洲國家已有許多備受推崇的綠色金融先行者,據點遍布全球五大洲的法國巴黎銀行正是一例。

法國巴黎銀行承諾要實現2050年淨零碳排放目標,已經針對特定產業制定了一套投資條件和準則,檢視和管理投資標的,一直被譽為減碳模範生。

法巴「綠色投資」成績有目共睹

在台灣,法國巴黎銀行的「綠色投資」成績也是有目共睹的,最著名的代表作是2019年11月協助離岸風電領頭羊沃旭能源(Ørsted)發行120億元新台幣的綠色債券,成為「大彰化離岸風電計畫」的推手,而且是台灣第一檔外國發行、新台幣計價的綠色債券,2020年又再次主辦承銷沃旭的150億元綠色債券;此外,法巴在2019年、2021年分別發行10億元的綠色債券,作為離岸風電的融資來源。

法國巴黎銀行資深副總裁陳嘉倫在「歐洲銀行業可持續發展策略與市場趨勢」的專題演講中指出,公司在2017年就達到碳中和目標,如今再生能源的投資已超越2020年目標值150億歐元,今年底預計來到180億歐元;目前已在乾淨能源的創新公司上投資了1億歐元,並致力於15%融資客戶積極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

法國巴黎銀行的作法,包括恪守聯合國全球公約(UN Global Com-pact)、TCFD、RE100、PRI(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等主流的環保與綠能原則,並將核能、軍事武器、棕櫚油、煤礦、菸草等9個區塊列為高敏感產業,持續追蹤。

此外,法國巴黎銀行也設有ESG監測機制,公司根據評分結果將客戶分為低度風險、符合綠色概念與中高敏感產業三種,目前分別占19%、75%、6%,每3年會追蹤一次低風險族群與符合綠色概念的ESG落實成果,但中、高敏感族群則每年都得追蹤,其監測結果將成為公司對客戶徵信的重要憑據。

台灣永續分類標準年底有望完成

無庸置疑的,永續金融是實現環境永續的關鍵,政府為了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也規劃了「台灣永續分類標準」配套措施,針對製造業、營造及建築業、運輸及倉儲業等三大產業的22項經濟活動,以及12項前瞻經濟活動來建立指標,做出量化的揭露成果,可望在2021年底完成。

為何要針對這三大產業?溫麗琪解釋,英國、澳洲、日本、南韓等先進國家皆以工業、建築、運輸、能源等產業來設定減碳目標,並推動策略。以台灣的情況來說,工業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一半,運輸、建築業則分別為13.61%、11%,而且統計數據指出,國內製造業、建築及不動產業、運輸及倉儲業合計占金融業的授信餘額超過60%,其中光製造業就占了近4成,金流引導的示範效果最顯著。

目前國際上最普遍的永續準則,包括TCFD(氣候變遷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SASB(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所制定的標準,台灣也有不少企業已經採用。

溫麗琪強調,台灣永續分類標準與TCFD、SASB的標準不但不衝突,而且可以互補;政府制定這些標準,重點在於「單位生產的排放強度(排放量÷生產量)」,這些標準具有明確、可操作的定義,「這樣金融市場或投資人就能(透過台灣永續分類標準)明確看出,哪一家企業在環保方面的表現比較好,也可以達到『避免漂綠』的積極功能。」

陳鴻達在論壇最後指出,聯合國的報告指稱,全球平均溫度最快在2030年就會上升超過攝氏1.5度,日後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高溫、野火、暴雨到洪水等災難可能還會發生。

以經濟效應而言,美國蘋果公司日前發表《2020年環境進度報告》,承諾於2030年前要實現碳中和目標,未來蘋果供應鏈的廠商必須有再生能源憑證,而且要100%使用綠電,台灣「蘋概股」一直貢獻經濟良多,所以台灣其實已經沒有太多時間繼續摸索,制定台灣版的永續分類標準,徹底關心並檢驗ESG的永續純度,是避免摸索時間太久的最佳途徑。

台灣版的永續分類法採用本土化的數據與標準,以有系統性的方式追蹤對環境的損害,以量化的永續分類標準來揭露企業落實ESG的「量」,進而判斷箇中的「質」,讓所有金融單位有可靠的參考指標,據此提供資金,支持企業投入永續活動,不僅能展現對於永續發展經濟的先見之明,也表露與各國共同守護環境的決心,勢必對於提高台灣在世界舞台的能見度有所裨益。

延伸閱讀

五張圖看懂夏日股市狂歡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專訪高雄銀行董事長張雲鵬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在位最長日銀總裁誕生?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解讀社會住宅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