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政策調節存有風險

抗通膨之戰

111.2台灣銀行家第146期撰文:梁國源
隨著美國物價年增率升至近40年高點後,聯準會終於在2021年12月棄守堅持數月的通膨暫時論,更大幅提高2022年升息次數預期。要解決高通膨問題,著實考驗美國聯準會政策操作能力,若有不慎,恐將引來難以計量的經濟代價。
隨著美國物價年增率升至近40年高點後,聯準會終於在2021年12月棄守堅持數月的通膨暫時論,更大幅提高2022年升息次數預期。要解決高通膨問題,著實考驗美國聯準會政策操作能力,若有不慎,恐將引來難以計量的經濟代價。在2021年4月後,美國通膨急遽攀升,並引發此波通膨究竟是暫時性(Transitory)或持續性(Persistent)現象的爭辯。但隨著高通膨持續逾半年之久,11月美國物價(CPI)年增率更升至6.8%的近40年高點後,聯準會(Fed)棄守堅持數月的通膨暫時論,在12月會期將「暫時性」用字移除,更大幅提

延伸閱讀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