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灣銀行業如何積極占位、發揮在地優勢

國銀機會來了?

110.7台灣銀行家第139期採訪、撰文:李敏玲

花旗宣布出售台灣消金業務,為市場投下震撼彈,其實,台灣部分民營銀行在本地消金、財管業務競爭力已超越花旗,未來發展方向須朝品多樣化、金融數位化、規模大型化、組織分工化等四方向邁進,掘銀行業新藍海。

旗集團4月宣布出售13個市場的消費金融業務,為全球金融市場投下一枚震撼彈,也成為台灣熱議的話題。2021年初,花旗台灣高層拜會金管會時,仍承諾加大在台投資、擴展在台金融業務,無奈總部決定撤出深耕多年的台灣市場。

本土金融業崛起 表現優於外來巨擘

政治大學金融系兼任教授朱浩民:「花旗要退出台灣消金市場是可以理解的。」他分析,全球金融業因為網路金融興起,快速擴大規模,且為新世代消費者接受的線上金融,已威脅實體金融服務,而消費金融業務本來就是「量多利薄」,加上台灣銀行家數多,競爭更為激烈,花旗要出售台灣消金部門,並不是看壞台灣市場,是考慮資源分配的有效性,總部才做出必要的取捨。

朱浩民亦強調,花旗的出走對台灣市場不會有太大影響,台灣金融業已有很多人才,其中不乏所謂的花旗寶寶,多年來花旗在台培育多新金融尖兵,在與國際接軌,及金融專業上比以前強很多,再加上近年來台灣金融市場自由化、擴大商品種類,在服務水準上,尤其是民營銀行,都已有不錯的表現。

永豐金首席經濟學家蔭基露一個關鍵點:「台灣有些民營銀行在本地消費金融、財富管理業務上的競爭力,已超過花旗(台灣)銀行!」蔭基表示,從銀行交換及蒐集的財務數字就可以看出,如中國信託、國泰世華、玉山、台新、台北富邦,甚至永豐等,在消金及財管業務的營收與獲利,都已不輸花旗銀行在台的表現,可以地頭蛇崛起,壓過外來強龍,若後續業務成長難以有效擴張,花旗在有限資源的考量下,走是必然的選擇。

培育金融人才 花旗功不可沒

1991年就成為花旗銀行儲備幹部(MA)的國泰世華銀行總經理李偉正談到,花旗的MA制度訓練扎實,MA跨部門輪調,甚至要跨國際、跨市場的合作,培養新人國際觀及多面向金融專業,這套MA培訓制度國有不少民營銀行亦引進多年,如國泰世華的MA就已有16屆以上,不少國泰世華MA都已是海外分行的主管。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排名12,較2018年進1名。其中「金融體系」的排名由2018年第7名上升至第6名,表示台灣金融市場的競爭力不斷提升。

「台灣前幾大民營金控其實都很積極觀摩、學習國際頂尖金融機構,不斷提升自己的市場競爭力與獲利能力。」李偉正強調,金融機構最重要的是服務與品要獲得客認同,成為客會選擇的金融品牌,才能跟國際一流的金融機構競爭,台灣民營金控正努力提升這方面的能力,在品面、人才面及相關基礎建設上,多年來已有一定的進展。

同樣出身外銀的中國信託商銀總經理陳佳文回憶,花旗銀行進入台灣市場後,為銀行業引進不少品、服務,也為台灣培育不少國際金融人才,確實對台灣銀行業的國際化扮演重要角色。

力拚加速轉型 擴大國際版圖

經過多年的學習與發展,陳佳文指出,目前在台灣居領先地位的大型銀行,外資持股比例接近4成、股價淨比在疫情期間仍維持1倍以上,優於亞洲同業,近年來也在區域市場間嶄露頭角,具備一定的國際競爭水準。下一階段,台灣的銀行業應是關注在茁壯業務規模、擴大國際版圖、加速營運轉型,成為領先的區域銀行。

從獲利、獎項及服務品質等各面向,都已證明台灣銀行業已具備與外銀在台一戰的實力。但朱浩民及蔭基也點出,若要走出國際、成為國際知名金融品牌,台灣的銀行業可能還有三大需要強化的面向:一是具有國際觀、多國語言能力的人才還不多,蔭基也指出花旗及一些知名外銀的理專、理財顧問分工細緻,「就好像師生比,花旗銀一個理專可能只負責10個VIP客,台灣的銀行理專則包山包海,感受不一樣。」

二是全球化的布局,百年史的花旗集團在全球200個國家都有據點,客在花旗的平台上,要到任何市場發展或進行資金操作,其金流服務都跟得上,讓客資金調度極便利。朱浩民直言:「銀行要在海外廣設據點,就要培育更多的國際化人才,台灣的金融業規模確實較小,國際化經驗不足,大部分銀行還是以本土業務為主。」朱浩民點出,這就是台灣銀行業多年來扎的問題,要去海外廣布據點,母國市場也要具有一定的規模,才能支快速擴張,台灣銀行家數過多、競爭激烈,金融整併不易,讓銀行規模成長速度略慢,「未來也許須透過海外獲利或併購,來擴大規模。」

衝商品多元化 拉近與外銀差距

三是商品多元化,雖然台灣已是金融自由化、品負面表列,但畢竟是大陸法系國家,加上高度保護消費者權益、維持匯率穩定等多種考量,還無法像外銀有無限制金融商品的程度。蔭基形容,台灣銀行業的理專拿出200支債券已算品線豐富,但他的學生去歐系銀行,公事包拿出來就是2,000支債券,利率從2.5%到25%都有,這也意味著各種不同的風險屬性,蔭基:「這些外銀可以包銷客的債券,配給各地有需要的投資人,對企業客,這家銀行也提供各種籌資方案」。

花旗銀行廣為市場稱讚的就是財富管理及私人銀行業務,的確在全球居領先地位。李偉正,全球銀行都在經營高資客群,其中又區分一般中高資與極高資的私人銀行業務,「外銀在這項業務上經營很久,如瑞士的私人銀行,很多都有百年史,台灣銀行業在財管品與服務面,若要在短時間超越外銀,這種法是不務實的!」但李偉正強調,金管會推出的「財管2.0」政策,協助業者加速發展腳步,讓有能力的銀行可在彈性的法規中去努力,將與外銀的差距縮小,但這需要時間。

李偉正有信心地:「就像信用業務及其他金融領域,只要給我們一點時間,努力得比別人快,市場就會被我們拿下來。」

無論是朱浩民、蔭基、李偉正或陳佳文都指出,台灣銀行業競爭利基就在全球布局且不斷茁壯的台商,李偉正,這幾年民營銀行對客的了解(KYC)對比外銀強,就像世華銀行(國泰世華銀前身)成立超過45年,與客是好幾代的交情,對客深耕、細緻、有度的關懷與服務,是外銀沒有法比較的。

陳佳文也指出,在政府祭出政策優惠,鼓勵台商資金回台下,高資多有提高台灣資配置的比例,很多客都考慮到地政治下,台灣可成為相對穩健的資管理中心,台灣銀行業未來還可著力在家族傳承需求及具吸引力的台灣投資標的。若與外銀的財管業務比較,台灣銀行業對台灣高資的理解更深入,在台灣規劃資配置與傳承更具在地能力,未來在金管會「財管2.0」推動下,可逐讓境高資品更多元、諮詢銷售更實務,並與香港、新加坡接軌,相信可讓台灣的財管業務更具競爭力。

金管會日前發布普惠金融評比,台灣的成年人,10萬人就擁有18家分行、161台ATM,台灣民觸及金融服務的便利度,高於全球平均,但也顯示台灣銀行業過度競爭。傳統的存放匯業務已是紅海市場,任何一家銀行要靠自我成長,讓市占率超過10%,甚至20%,都有極大難度,因此台灣沒有像香港、新加坡合計市占率過半的前三大或前五大銀行。

四方向邁進 賺全世界的錢

如何尋找台灣銀行業的下一個藍海市場?蔭基,未來的發展方向就是朝品多樣化、金融數位化、規模大型化、組織分工化這四方向一直邁進,銀行業的財管業務就會越做越大,同時銀行一定得走出去,台灣最強的競爭力就在國際貿易,要賺錢不能只賺台灣人的錢,銀行業未來一定要做到國外客的生意,逐擴大規模,隨著時間、客累積,相信台灣的銀行可以先做到大中華市場的領先銀行,再向全球性知名銀行邁進。

「規模對是其中一個面向!」李偉正,但銀行經營的體質及獲利能力更重要,他分析現在的銀行其實都很便宜,PB(股價淨比)都在1倍以下,日本銀行很多0.5倍都不到,但也不見得買得到,以併購擴大規模很重要,但併購也要能獲得較高報酬以回報股東。

李偉正分析,併購與自我有機成長,都是銀行擴大規模的方式,也可參考近年來金融科技公司發展及壯大的模式。隨著數位化、科技化及大數據時代來臨,金融市場開始出現跳躍性成長,有些新的發展模式出現,所以國泰世華也正在學習、觀摩,透過在國外市場與不同策略合作夥伴攜手,去尋找新的藍海發展模式,例如發展數位化及大數據分析,國泰世華這幾年得比別人快,就是希望透過集團廣大的客基礎,去分析新的商業模式,創建生態圈及跨業合作,更快速掌握客的需求。

李偉正,國泰世華現階段寧可把多一點資源拿去提升經營體質,就像選手要得到馬拉松冠軍前,需要很長時間的訓練,並調整好體質,當機會來臨時,才有法奪冠,過去幾年國泰世華一直努力轉型,提升經營能力與體質,相信機會來臨時,國泰世華就能躍上新的階段及規模。

陳佳文也表示,銀行業一直以來就是規模效益顯著的業,在數位化趨勢下,規模效益將由過去的分行平台規模轉向數位平台與客基盤的規模效益,且在數位化浪潮下異業合作益顯重要,也只有具領導性、有規模的銀行,才能與異業龍頭進行深入合作,這就是所謂的品牌競爭力。中信銀近年也致力在創新、數位化,去發掘客的痛點、尋求解決方案,要走在金融市場的前端,在新一輪數位競爭中站穩領導地位。

對台灣銀行業而言,海外業務是未來成長不可或缺的一環,海外平台規模的重要性不言可,陳佳文表示,以中信銀來,亞洲領先的區域銀行資規模多是中信銀的2倍以上,若現在中信銀都能在區域間站穩一席地位,未來若有機會與其他外銀規模相當,去發展海外業務平台,「相信能讓海外業務更上層樓!」

延伸閱讀

貨幣洪流、資產通膨、貧富不均、超低利率 迎接大印鈔時代的「五大突變」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五張圖看懂夏日股市狂歡
109.8台灣銀行家第128期
專訪高雄銀行董事長張雲鵬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供應鏈金融發展歷史與新契機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