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新內閣續拚經濟 財政挑戰仍待克服

106.10台灣銀行家第94期撰文:沈沛均

日本面對亞太政局紛亂,加上國內問題爭議不斷,安倍政權遭遇前所未見的考驗,首相安倍晉三月前公布第三次改組內閣名單,新內閣能否力挽頹勢,經濟與社會政策推行成效將是關鍵。

顧安倍內閣改組的起因,始於鬧得沸沸揚揚的「森友學園」問題,地方政府賤賣國有土地,以及擔任名譽校長的安倍昭惠夫人捐款問題,安倍首相被嚴重質疑利益輸送,雖後來極力解釋此乃夫人個人行為、無政治力介入,但國民的不信任已然形成。之後,又被揭露給予好友加計特別融通,有改訂規則使「加計學園獸醫學系」順利成立之嫌,令安倍首相不得不出席臨時國會並接受質詢,安倍政權遭受前所未有的壓力。

最致命的閣員失言應屬稻田朋美防衛大臣,在東京都議員選舉期間,以自身公職身分呼籲支持自民黨候選人,違反《自衛隊法》、《公職選舉法》,遭受在野黨與多數國民的撻伐,安倍首相則被要求負起任命責任,最終自民黨在7月2日的東京都議員選舉中敗北。因上述安倍個人政治醜聞、閣員屢次失言,導致安倍內閣支持率不斷下滑,僅35.8%,創歷史低點。

新內閣具務實性,企圖挽回民心

安倍政權經歷前所未有的低迷支持率,因此在8月3日進行大規模內閣改組,19名閣員中替換14名,企圖力挽狂瀾。根據共同通信社於8月3日、8月4日兩日實施的輿論調查顯示,內閣改組後,支持率大幅上升8.6個百分點、達44.4%。雖說暫時穩定政權,但仍未過半數,若國民持續追究醜聞、閣員再度發言不當,支持率恐下滑。基本上,投資市場對此次內閣改組保持好感,日經指數微幅上揚,外匯市場也未有太大變化。

細數第二次安倍政權已維持4年8個月,在日本政治史上屬長期政權,加上內閣成員中多為親信友人,素有「好朋友內閣」(友達內閣)之稱,安倍首相周遭也無直言敢諫之人,可謂形成「實質上的獨裁政權」。為擺脫不良印象,這次改組特意起用平時在政策上或私交上,較疏離甚至持反對意見的政治人物,例如:總務相野田聖子、外相河野太郎。

有鑑於前閣員的失言造成國民信任度下降,此次新閣員中,首次入閣者僅6名,相較去年8月有8名新任閣員,今年減少2名。相對的,刻意任命有入閣經驗、具專業性的閣員共13人,採取「防守」的態勢明顯,企圖以「務實性」挽回國民信任。

內閣改組新目標:回歸初衷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留任與經濟主要政策相關的5名重要閣員,如副總理兼財務相的麻生太郎、官房長官菅義偉、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國土交通大臣石井一、復興相吉野正芳,皆為穩固安倍經濟學的核心大臣,由官邸主導經濟政策的意味濃厚,亦彰顯安倍政權延續先前經濟政策的決心。

綜觀日本內閣改組的新目標,安倍首相多次強調要「回歸初衷」,在改組當晚的記者會上明確表示:「安倍內閣今後仍以經濟為最優先考量。增加雇用、提升工資,加速良性循環、徹底擺脫通貨緊縮。」期望透過第三次內閣改組,達到重建政權信用、提升支持率的目標。

呼應安倍首相表明以經濟作為最優先考量,副總理兼財務相的麻生太郎也強調景氣恢復,將持續穩健推動財政重建,「因稅收增加,新發行國債5年減少約10兆日圓。」拜全球景氣復甦所賜,日本經濟確實有起色,連續成長期間超過泡沫經濟時期,為戰後第三長。雇用、有效求人倍率也超越泡沫經濟時期,維持極高水準。

除此之外,安倍政權仍須強化對外經濟組織,包括:1、主導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在美國脫離後成員國僅餘11國,安倍政權的新內閣積極爭取領導地位。2、加強與美國的經濟對話,並且繼續保持貿易暢通。3、增加簽訂EPA(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國家,目前日本已與16國之間簽訂EPA,未來新內閣仍會持續與其他國家交涉、簽署EPA,加強對外貿易。

將推動中長期經濟再生政策

2012年安倍政權成立時所提出的日本經濟再生政策,被暱稱為「安倍經濟學」。「安倍經濟學」的三支箭(大膽的金融政策、機動的財政政策、規制改革的成長戰略)的確令海外投資人耳目一新,歷經4年8個月,成功降低法人實質稅率、電力瓦斯零售市場自由化、改善企業治理、改革農協、促進增加來日觀光人次等。對外,則積極參與TPP、EPA,持續推動全球通商政策。然而,雖未達日銀揭示的2%物價安定目標,但已擺脫物價下滑的通貨緊縮情況,企業業績與雇用情況確實有大幅改善。

即使整體經濟環境改善,但問題仍多,此次改組的重點是「經濟再生」,不僅要在短期內挽回民眾信心,還必須持續推動中長期、對未來世代負責的經濟再生政策,即延續安倍政權在2015年時所提出的「新三支箭」。安倍首相強調「新三支箭」將會是領導日本經濟成長的引擎,透過經濟、社會結構的徹底改變,對應少子高齡化問題,給予新世代希望、夢想、安心。


如何維持財政健全將成挑戰

安倍新內閣面臨最重要的問題在於,在充實社會保障、達成新三支箭目標的同時,應如何維持財政健全?對此,副總理兼財務相的麻生太郎在改組記者會上發表聲明,在個人與企業未充分活用資金之際,政府支出最受期待。當負利政策下,為提高生產性,有必要利用財政創造有效需求。安倍首相經常以2020年東京奧運,作為推動各項計畫的目標時點,估計在此之前因軟硬體建設等需求高漲,政府支出只增不減。

2025年後,團塊世代(編按:日本指稱戰後出生的第一代)將成為75歲以上的「後期高齡者」,預估整體醫療費用會急速增加。如何抑制社會保障領域中的支出,將成為財政健全化的關鍵。安倍首相曾在公開演講中,多次提及重要施政:對應高齡少子化問題、貫徹「一億總活躍」政策,以及實施「人才革命」。具體做法有:增設保育機構、教育無償化、人才投資、強化超時工作規範、改善非正式雇用者的待遇等。

以上政府支出、社會保障支出、人才投資等,皆需要財源,為抑制費用支出、減少巨額國債,必然要推動財政健全化,新內閣不能逃避「年金」、「醫療」、「照護」、「提高消費稅率」等根本社會保障改革議題,才不致成為債留後代的不負責任政權。

景氣良好的情況下,只要不再發生政治醜聞、閣員失言等事件,安倍政權若能確實回歸經濟最優先的初衷,持續推動經濟與社會結構改革,加速放寬金融管制,應可穩固民心,維持強勢政權。

延伸閱讀

農業之區塊鏈應用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社會住宅的先行者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住宅政策成為穩定社會的力量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解讀社會住宅
107.4台灣銀行家第100期
恭喜!
獲得積分+
本期精選文章免費閱讀